没有办法想不出

负债累累的咸鱼

【迟勤】一世痴情

更新,更新。
(四)
第二天罗勤耕从自家床上醒来,刚想起身,就被全身的酸痛拉回了床上,
“先生醒了?”
迟瑞将一碗粥放在了桌上,朝着罗勤耕走来。
“迟瑞?你怎么在这?”“先生的伤痛因我而起, 我自然是要陪着先生的。”
罗勤耕低头看了看自己,怒火中烧“你!”迟端坐在床边,将手伸进被裤里轻轻地摁在罗勤耕的腰间
“嘶!”
罗勤耕无力地倒在迟端的怀里,“先生放心,我会负责的。”
罗勤耕无力地抓住迟瑞的肩膀衣服都抓皱了,却丝毫没被迟瑞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 “ 我会好好照顾先生的,永远。”

      渐渐地,迟瑞在城西和城南的事业不断变好,迟瑞的名气也在城南打响,迟瑞的父亲也找上了他,想让他继承自己的军衔,并以罗勤耕来说话,只要迟瑞继承了军衔,迟父也就不会再打扰迟瑞和罗勤耕之间的二三事,迟瑞答应了。

“少爷!先,先生!罗先生他!”

迟瑞刚回迟府,下人就匆匆跑来。“怎么了?”“罗先生他又不见了!”
听这活迟瑞用手捂了捂眉心,虽说迟瑞和罗勤耕也算已经成了熟饭,但罗勤耕依旧对他不理不睬,还每天想出逃,当初在城南就这样别说城西了,再说罗勤耕那小身板,跑得还挺快。

“还不去找回来!”  “是!”

     下午,迟瑞喝了好几杯酒,喝了都快一桌子了,终于有个下人过来报了个信“少爷!人找到带回来了,现在在屋子里。”迟瑞听闻站起,迅速走向了罗勤耕的屋里。

只瞧见那人 躺在床上, 腿上的绷带中有着些许血迹,迟瑞皱起了眉头,伸手抬起了罗勤耕的腿,罗勤耕也被他的动作惊醒。
“为什么会弄成这样?”迟端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些许杀意,
“只是……我不小心摔的,无碍。”
“为什么要跑。”
罗勤耕低下了头,手不由得握紧了被褥
“迟瑞,放我走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这么点了……凑合着看吧,还是在课上挤出来的,要哭了,我恨死琵琶行了!只有搞生爹才能让我开心!

评论(10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