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办法想不出

负债累累的咸鱼

关于我

我,阿曼,是一个咸鱼画手和文手……画画长干的事,写文……我也会写的,就是文笔不怎么好,每篇不定时更新,每天吃着太太们的粮过日子(太太们的粮可好吃了,真的!)。
现在在全职,镇魂,杀破狼,居老师,伍六七之间来回翻墙(>_<)不知道以后又会翻到哪里去。
人比较懒,所以不是特别活跃,见谅。
我非常喜欢别人来勾搭我!要是有什么好的写文建议或者是脑洞,可以告诉我!或者有什么新的番剧游戏什么的,也推荐一下吧!我可能会入坑……(小声bb)
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大佬,我只是个魔鬼👻
别的软件可能也会找到我,反正我就这个名字,或者是这个意思。
来勾搭我啊!(不要脸)
(妈耶第一次看见有个沙雕在不要脸的求勾搭……)

今天我就要画七爷,看你们谁敢拦我!

【迟勤】

更新更新,迟勤都快被忘了……我的错,好歹我也是个表勤包啊!

(六)
罗勤耕被迟瑞折腾了一晚上,身上全是乌青,罗勤科揉了揉腿上的伤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现在他下床都有些麻烦了,在床上躺了几个时辰, 他动不了了。
半个时辰后迟瑞推开门拿了饭菜进来,“饿了吗?吃点饭吧,罗勤科接过饭菜,无意间看见迟瑞手臂上的伤,他不记得昨晚抓过他们手臂啊
“阿瑞……你的手臂上。”迟瑞收回手,用袖子盖住伤口
“没什么,只是运货的时候不小小擦伤的。” “胡说!擦伤怎么会这样!怎么不包扎呢!”罗勤科生气地超迟瑞说道,迟瑞有点惊讶。
“你这是在关心我?”罗勤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遍了全身,
“嗯……嗯。”
罗勤耕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迟瑞了。
迟瑞笑了出来,抱住了他
“先生这是接受我了?!”疑问中带着些肯定,喜悦 占了迟瑞的整脸,连心也被填满。
“那请先生再也不要离开我了,好吗?永远的留在我身边。”

之后,罗勤耕还在城南教书。迟瑞也随着和他在城南
每天等着罗勤耕下课后接他回家,
日家的路上,迟瑞一直楼着罗勒耕的腰, 罗勤耕却因为害羞地推开他,本来疲弱的腰上也多了一点肉,也是自己养得太好,迟瑞心里美滋滋道,
对了,教书的这几天好像都没碰过罗勤耕,因为要保证教学质量,罗勤耕碰都没让他碰,床也是分开的,迟瑞心里苦啊!

不过明天好像学堂放假……
迟瑞眨了眨眼睛。

回家,正瑞将罗勤耕往床上一推,欺身压上, 罗勤耕一脸“发生了什么”的表情看着身上的人
“阿瑞?你……”
“为夫饿了”
“?!”
看来罗勒耕第二天要起不了床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,到这里迟勤就完结了,感觉跟题目没什么关系……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取名字……
别以为我不会搞生爹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,生爹是一定要搞的!

【生丑】

国庆了!
又是个开新坑的节日!(划掉)
对大哥上幻乐之城并且表演了丑这个节目感到非常震撼,更何况又有一个小可爱点了生丑那么我就试着写一写啦。
一篇完。

听说东江来了一个非常著名的马戏团,虽说我们的洪二当家只对戏感兴趣,但是还是被洪澜拉了过来,他不感兴趣并不代表洪澜不感兴趣。
马戏团开始了他们的第一场表演,新颖的风格被大肆的赞扬,台下的观众掌声越大,台上的表演者们就越起劲。
罗浮生并没有看台上的戏,眼神一直看着舞台边上的那个小丑。妆画得很浓,但掩盖不住内里的清秀,小丑的眼神一直看着台上表演的人,渴望着自己也能上台与他们一样。

表演完毕后,罗浮生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凳子后面一个小孩,她正在从缝隙里看着台上的一切,
“丑,下来收钱了”
那个小丑闻声跑上了台,清数这一旁挂在帽子里的钱,原来他叫丑吗……罗浮生心里想着,他的名字还真够特别的。
他看着丑发现了那个小孩,看着丑收下了小孩的两瓣玫瑰花瓣,看着他走上了楼梯。

他为什么不和其他人一样上台表演。

每天罗浮生都会来看,不是为了看表演,而是看看那个叫丑的人。
他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,他只负责收钱,他没有站在过舞台上,也没有人知道他,除了罗浮生和那个小孩。

当罗浮生在之后问丑的时候,丑说
她在那个时候是我唯一的朋友,只有她每天会来看着我,会为我鼓掌,她没有钱,所以每次她都会给我两瓣玫瑰花瓣,直到我的罐子里装满了花瓣。
我好像看见了我的影子,在她的身上。

罗浮生靠在马戏团的柱子旁,看着丑为小女孩表演,三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微笑。

丑趴在桌子上,看着瓶里的花瓣,露出了笑容,他觉得这些花瓣要比钱要珍贵的多,到了时间,丑开心的人跑到舞台上,他在等他的观众,他在等他的好朋友,那个唯一会为他鼓掌的小女孩。
但是他看见的,不是脸上挂着笑容的她,身上挂满了伤痕,眼里还含着泪。
罗浮生也看见了,他也和那个小女孩一样,每天都看丑为小女孩表演。
丑的脸上写满了生气,他冲出门去,罗浮生拉着他的手,被甩开了去。
丑将团长打了一顿,伴着怨恨,他将自己和曾经一同打碎,他想保护那个女孩。

丑不在马戏团里工作了,罗浮生想把他请去美高美,丑拒绝了,他想去别的地方,去实现自己的梦想,去做最真实的自己,至少他现在不是一个渺小软弱的人,他为了自己而活。

“你需要人照顾吗”
“我有人照顾”

在罗浮生问丑这句话时,丑用小女孩的话回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依然不会取名字,就这样吧。
没有感情线吧……自己怎么想的。

都快忘了自己是个画手了

【景衡】

更新,更新

今日是齐衡生辰。
齐府好不热闹,在京城的最好的酒楼里为齐衡庆生。自然盛家也被发了请帖,齐衡很高兴因为盛家回来自然会带盛明兰。
“六妹妹。”齐衡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特为出挑的她,“最近可还好?”“小公爷费心了,明兰一直都很好。”明兰对齐衡的态度还是那样不冷也不热,仿佛他们一道墙阻碍着他们一般。
公子景在阁楼上看着,握紧了拳头,又缓缓张开,叹了口气。手摸上了腰间的玉笛。
走出阁外,灯火通明,京城的繁华到了夜晚也是热闹无比。微风拂起他的刘海,轻轻地刮着脸颊,他手中拿着玉笛倚到嘴边,吹曲一首,凄苍,萧凉,一旁的灯笼随着风伴着曲,照亮着公子景的衣裳。
齐衡走上楼,听见了那婉转的笛声,不由得寻声而去。
一曲终了,公子景放下了手中玉笛,转身想要离开。
“景兄?”
公子景怔了怔,转身又是一个微笑,“齐兄。”“景兄你来了!”他点了点头。
“景兄,快,我带你去玩玩。”公子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齐衡拉着去了。
“齐,齐兄,我......”公子景叫住了齐衡
“景兄不想去玩玩吗?你好不容易从‘仙境’出来,我应该带你去玩玩!”公子景看着齐衡坚定的眼神,
“好。”
公子景低下了头,还是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公子景一直被齐衡拉着走,绕了一圈酒楼,公子景没有怎么看景物,只是一直看着齐衡,眼中有说不清的情愫。
最后他们又回到了阁楼外,看着那偌大的京城,“今天是你生辰,你这么带着我玩真的好吗?”“无碍,你是我朋友,自然要待你好的。”
“一千年的求而不得,无人可见我,无人与我有缘,是你,唯一的朋友,让我真实感受到存在。”
“是吗?那就再为我吹一曲吧。”
公子景笑了笑,取出了别在腰间的玉笛,这一次的曲子欢快,空灵,齐衡倚着栏杆,闭着眼睛,音律拍打着两人心房,透过那月色,人群与灯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努力在往甜的方向发展!

【景衡】没想好

好的,我回来了,更新,更新。

“我已经找到他了。”

齐衡并没有把这句话听懂“那真为你高兴。”

之后的几天,齐衡有空便会到这“仙境”里看公子景,和他谈谈事情,聊聊天。

公子景每次都笑着听完他的事,齐衡认为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比别家攀附势力的公子哥和小姐要好得多。

齐衡提到最多的便是明兰二字,每次都会不知不觉地提起她,转瞬间又是个微笑,齐衡并没有看见当他提起明兰时公子景的眼神,失落,嫉妒。只是一个人说着,公子景在一旁听着。

他不似外表那样,他多了一点不合面相的幽默,这个朋友是值得交心的,齐衡心里如是说。

外人不可见我,他们将我当神明一样供奉。他们认为我可以保护他们,但是他们错了,我什么也干不了,现在的我也只能凭着一张画去寻找画中的他。

时间轮转着消逝不回,我从踏入红尘起,便从未想要回去,因为我,根本就回不去了。

过了几天,当齐衡再去找他时,树下已经没有人影了。
“景兄?”齐衡寻到河边,只见公子景身体泡在水里,伏在岸边,齐衡忙跑过去,想去扶他起来,先映入眼帘的是他背上的那一道长长的伤疤。“景兄?!”公子景艰难地睁开眼,身上全是冷汗。“景兄!你怎么了?”公子景摇了摇头“无妨,让齐兄担心了。”“但你这伤......”“是很久以前的伤了,不值得你担心。”齐衡将他从水里扶上岸,将他靠在那颗柳树下,“景兄没什么大碍吧,冷汗都出来了,要不去请个郎中?”“无妨,不必了。”“不行,我不放心!一定要去看看!要是有个什么内伤该怎么办!”公子景看着着急的齐衡,笑得愈发浓烈,“今天来寻我可又有什么开心事了?”公子景拉开了话题,齐衡答道“也没什么,只是明日生辰,想要你来。”
“你生辰?”“正是,你愿来吗?”
公子景看着齐衡的眼睛,
“好。”他答应了,
“明日我便来找你!”齐衡很高兴,他以为像公子景这般“仙人”不愿沾染人间红尘,没想到他应了。应得如此爽快,让齐衡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“不必来找我,只要告诉我在哪便可,明日你生辰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也不会打扰你。”公子景拍了拍自己湿透了的衣袖,水顺着手臂滑落,齐衡点了点头。
看着眼前的湿透了的“仙人”衣服因水紧贴着身体,勾勒出完美的身形,让齐衡不觉有些看呆了,虽说人们都称他为京城第一美男,但眼前之人比他还要美,独特的纯净,
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
公子景抬头见齐衡在呆呆地看着他,在他面前挥了挥手。齐衡的思绪又被拉了回来
“怎么,你也想在水里泡一下?”公子景打趣到。“不,不了。”齐衡表示有些尴尬。说了办生辰的地方便回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弧了好长时间,我的错,我太懒了(>_<)

【景衡】

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开了新坑了啊!
头疼……但是景衡是真的好吃!

“小公爷,小公爷!”声音从远方传来,急躁,不安,齐衡蹲在树丛旁边,慢慢移动着,从声音来源的反方向走,这次好不容易出来,当然要好好玩玩再回去的齐衡心里想着。

从树丛一直走,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尽头,齐衡看看了周围是陌生的景色才继续走下去,拨开桑叶,突然的亮光刺得他一时睁不开眼,“这里……是什么地方?”
齐衡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到戏文里的仙境了,上有瀑流,下有花草,烟雾弥漫,景色宜人。

只见一人倚靠在一颗柳树下,一身素衣却遮不住那人的惊世之容,仙者之资。齐衡不由得看呆了去,那人好似感知了他的动静,
“是谁,来于此地?”齐衡怔了怔,连忙答到“在下齐衡,只是在附近散步,一不小心打扰了仙人,齐衡在这里向仙人道歉。”“仙人?”那人好似被齐衡的称呼给逗笑了,“我并不是什么仙人。”齐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只能干干地看着他,
“在下……公子景,我只是在寻找一个人,在这里休息片刻而已,并不是什么仙人。”
齐衡点了点头,不由得思索他在寻找什么人,齐衡突然走到公子景面前,
“景兄要找何人?相逢必是有缘,齐衡可以帮忙。”公子景抬起了头,待看清了齐衡,手不由得紧紧一握,转瞬间有笑了出来,回到
“不必了,齐公子不必费心,因为……我已经找到他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只是开头而已,大致想的脑洞。
@今天也要爱肖战啊 小可爱点的,景衡超棒!大声bb

点梗

占tag致歉
从画手到文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写文了,现在关注我的超过100了!谢谢你们喜欢!
你们喜欢什么样的梗,(图也可以)只要我会写,我会在评论里面挑,希望有人理我一下下,嘿嘿嘿。
占了tag对不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