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办法想不出

负债累累的咸鱼

【景衡】

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开了新坑了啊!
头疼……但是景衡是真的好吃!

“小公爷,小公爷!”声音从远方传来,急躁,不安,齐衡蹲在树丛旁边,慢慢移动着,从声音来源的反方向走,这次好不容易出来,当然要好好玩玩再回去的齐衡心里想着。

从树丛一直走,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尽头,齐衡看看了周围是陌生的景色才继续走下去,拨开桑叶,突然的亮光刺得他一时睁不开眼,“这里……是什么地方?”
齐衡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到戏文里的仙境了,上有瀑流,下有花草,烟雾弥漫,景色宜人。

只见一人倚靠在一颗柳树下,一身素衣却遮不住那人的惊世之容,仙者之资。齐衡不由得看呆了去,那人好似感知了他的动静,
“是谁,来于此地?”齐衡怔了怔,连忙答到“在下齐衡,只是在附近散步,一不小心打扰了仙人,齐衡在这里向仙人道歉。”“仙人?”那人好似被齐衡的称呼给逗笑了,“我并不是什么仙人。”齐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只能干干地看着他,
“在下……公子景,我只是在寻找一个人,在这里休息片刻而已,并不是什么仙人。”
齐衡点了点头,不由得思索他在寻找什么人,齐衡突然走到公子景面前,
“景兄要找何人?相逢必是有缘,齐衡可以帮忙。”公子景抬起了头,待看清了齐衡,手不由得紧紧一握,转瞬间有笑了出来,回到
“不必了,齐公子不必费心,因为……我已经找到他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只是开头而已,大致想的脑洞。
@今天也要爱肖战啊 小可爱点的,景衡超棒!大声bb

点梗

占tag致歉
从画手到文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写文了,现在关注我的超过100了!谢谢你们喜欢!
你们喜欢什么样的梗,(图也可以)只要我会写,我会在评论里面挑,希望有人理我一下下,嘿嘿嘿。
占了tag对不起!

想起了之前画的手书,哈哈哈哈哈哈跟我人一样沙雕哈哈哈哈哈哈

我就知道他被屏了!还好我截了个屏!(>_<)

没有想好

新坑,是班里的同学集体投票选的,
罗x沈×面    ABO
试文,看看有没有人看,再考虑要不要写下去*^_^*
罗浮生的信息素是鸡尾酒
面面的信息素是牛奶曲奇
沈巍是酒心巧克力
我不会说我已经饿了!(>_<)

(一)
大街上,沈面从电线杆后面探出了头。光映向了对面的酒吧,那个地方是沈巍看都下会让沈面看一眼的地方,好不容易有一天沈巍不在家,沈面就么奔出来,非常日标性地走向了酒吧,他今天就要进去看看酒吧到底是什么玩样!当沈面走进去,他的眼睛睁得非常大,下巴都要垂在地上。
灯火通明,声音嘈杂,人山人海,上面的彩色灯照得沈面不停地眨着服,沈面无奈地挤过人群,坐在了吧台前,看着人海翻涌。
一旁的罗浮生早就注意到了沈面,虽说眼前这么多人,但是身着一身白色在人海中也是挺显眼的,看他那样就知道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罗浮生拿起了身旁的酒杯,想着要去好好招呼一下这位新人。
“在看什么呢?”
沈面抬头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带看我和你好像认识’的语气和他说话,
“我在看他们跳舞,你是……”“我是罗浮生,你呢?”“沈面”“来喝杯吗”
罗浮生将手中的酒推到了沈面面前,沈面瞧着眼前的“饮料”特别好看,忍不住嘴一口气全喝了下去,罗浮生拦都没拦住,
“好喝!”
“.....”
当罗浮生刚想伸出手拿回酒杯时,沈面的头以每秒十厘米的速度下坠,不到两秒就和吧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一,一杯倒!?
还有这么脸朝下地摔下去,不会痛吗?
罗浮生晃了晃沈面,没动静,又戳了戳他的脸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!?这是死了吗?!
“喂!沈面?面面?小面面?”
“不要叫我面面!”
沈面突然抬起了头,乱挥着手,
“谁允许叫我面面的!只有哥哥能叫我面面!emmmm……不行!哥哥也不能叫……”
“好好,不叫,不叫”
罗浮生看着沈面红通通的脸,忍不住上去多捏了一把,
可爱!
等等……这个味道……是……
“你是omega?”
“哦什么?好吃吗?不好吃我不知道!”
“你哥哥也放心让你到这种地方来?”
“嗯……”
还没等他回答,就已经扑在罗浮生的怀里了,紧紧抱住罗浮生的腰,
“吃……好吃!”
“什么东西这么好吃?”
“巧克力蛋糕!emmmm好吃……”
“可以啊,啊?在我怀里想着其他东西。”
说完,罗浮生一把将沈面抱起,从吧台的后面走去,走上了上面的包厢。

【迟勤】一世痴情

更新,更新。
(四)
第二天罗勤耕从自家床上醒来,刚想起身,就被全身的酸痛拉回了床上,
“先生醒了?”
迟瑞将一碗粥放在了桌上,朝着罗勤耕走来。
“迟瑞?你怎么在这?”“先生的伤痛因我而起, 我自然是要陪着先生的。”
罗勤耕低头看了看自己,怒火中烧“你!”迟端坐在床边,将手伸进被裤里轻轻地摁在罗勤耕的腰间
“嘶!”
罗勤耕无力地倒在迟端的怀里,“先生放心,我会负责的。”
罗勤耕无力地抓住迟瑞的肩膀衣服都抓皱了,却丝毫没被迟瑞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 “ 我会好好照顾先生的,永远。”

      渐渐地,迟瑞在城西和城南的事业不断变好,迟瑞的名气也在城南打响,迟瑞的父亲也找上了他,想让他继承自己的军衔,并以罗勤耕来说话,只要迟瑞继承了军衔,迟父也就不会再打扰迟瑞和罗勤耕之间的二三事,迟瑞答应了。

“少爷!先,先生!罗先生他!”

迟瑞刚回迟府,下人就匆匆跑来。“怎么了?”“罗先生他又不见了!”
听这活迟瑞用手捂了捂眉心,虽说迟瑞和罗勤耕也算已经成了熟饭,但罗勤耕依旧对他不理不睬,还每天想出逃,当初在城南就这样别说城西了,再说罗勤耕那小身板,跑得还挺快。

“还不去找回来!”  “是!”

     下午,迟瑞喝了好几杯酒,喝了都快一桌子了,终于有个下人过来报了个信“少爷!人找到带回来了,现在在屋子里。”迟瑞听闻站起,迅速走向了罗勤耕的屋里。

只瞧见那人 躺在床上, 腿上的绷带中有着些许血迹,迟瑞皱起了眉头,伸手抬起了罗勤耕的腿,罗勤耕也被他的动作惊醒。
“为什么会弄成这样?”迟端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些许杀意,
“只是……我不小心摔的,无碍。”
“为什么要跑。”
罗勤耕低下了头,手不由得握紧了被褥
“迟瑞,放我走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这么点了……凑合着看吧,还是在课上挤出来的,要哭了,我恨死琵琶行了!只有搞生爹才能让我开心!

啊啊啊啊啊!勤爹啊!
盛世美颜!

【迟勤】一世痴情
(三)
车车,第一次写车车,感觉……emmmm一言难尽。
也就是一辆小破车,日常水,不想水,但是还是水了……(>_<)

【迟勤】一世痴情

说了要写的,结果忘发了……对不起!我错了!

今天,是我们的迟少爷和别人抢勤耕的一天
(二)
迟瑞是城西迟府的少爷,人长得颇为好看,是多少名家小姐的梦,名声自然也从城西穿到了城南,但是他们不知道,迟瑞心里有喜欢的人啦!
城南的罗勤耕。
迟瑞打着罗勤耕曾帮过他的事上,和他成了朋友,迟瑞表示当罗勤耕笑着对他说出朋友二字的时候,迟瑞整整笑了一天。
但是罗勤耕有一个缺点,就是不怎么喜欢出来走走。
但是,
有那么一天,迟瑞终于等到罗勤耕出来走走了,什么也没想便上去搭话,从今天天气真好到饭吃过了没,没有什么话题是迟瑞问不出来的,罗勤耕也就是笑着答话,那温文如玉的样子真的让人想犯罪。
迟瑞憋住了想伸出手抱住他,把他摁在自己怀里的冲动,因为他可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映象。
毕竟,他们也只是朋友。
朋友吗,迟瑞不想只做他的朋友,
他想走进他的心里。
这时,文知走了过来
“先生,学生们都在等你上课呢。”
罗勤耕看了看文知又转过头对着迟瑞说“迟先生,勤耕要去给学堂的学生们上课,这便走了,迟先生保重。”
迟瑞点了点头到道了一声好,便恋恋不舍得看着罗勤耕走向学堂。
“你是谁?”
迟瑞看着身边的文知,皱了皱眉
“在问被人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?你这样,是不是不太礼貌?”
“我是文知,看你的眼神,你就不要打罗先生的主意了。”
迟瑞看着眼前的文知,笑了起来
“你怎么说,那你是对罗先生有什么想法吗?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对罗先生又是如何?”
“我看的出来!不过罗先生迟早会是我的!”
迟瑞在他眼里看出了自己也同有的傲气,和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神情。
“就凭你?”
“给我等着瞧!”
说完便朝罗勤耕去的方向跑去。
看来,自己的猎物,也被别人看上了啊……
自己是不是也要拿出点行动来,否则被别人抢了,就不好了。

“迟先生?”
罗勤耕惊讶地看着站在学堂门口的迟瑞。
“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“等你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行,日常ooc了!被同学吐槽太水了,连开车都很水,我会加油好好写的!有什么想吐槽的地方,也尽管吐槽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