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办法想不出

负债累累的咸鱼

【迟勤】

更新更新,迟勤都快被忘了……我的错,好歹我也是个表勤包啊!

(六)
罗勤耕被迟瑞折腾了一晚上,身上全是乌青,罗勤科揉了揉腿上的伤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现在他下床都有些麻烦了,在床上躺了几个时辰, 他动不了了。
半个时辰后迟瑞推开门拿了饭菜进来,“饿了吗?吃点饭吧,罗勤科接过饭菜,无意间看见迟瑞手臂上的伤,他不记得昨晚抓过他们手臂啊
“阿瑞……你的手臂上。”迟瑞收回手,用袖子盖住伤口
“没什么,只是运货的时候不小小擦伤的。” “胡说!擦伤怎么会这样!怎么不包扎呢!”罗勤科生气地超迟瑞说道,迟瑞有点惊讶。
“你这是在关心我?”罗勤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遍了全身,
“嗯……嗯。”
罗勤耕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迟瑞了。
迟瑞笑了出来,抱住了他
“先生这是接受我了?!”疑问中带着些肯定,喜悦 占了迟瑞的整脸,连心也被填满。
“那请先生再也不要离开我了,好吗?永远的留在我身边。”

之后,罗勤耕还在城南教书。迟瑞也随着和他在城南
每天等着罗勤耕下课后接他回家,
日家的路上,迟瑞一直楼着罗勒耕的腰, 罗勤耕却因为害羞地推开他,本来疲弱的腰上也多了一点肉,也是自己养得太好,迟瑞心里美滋滋道,
对了,教书的这几天好像都没碰过罗勤耕,因为要保证教学质量,罗勤耕碰都没让他碰,床也是分开的,迟瑞心里苦啊!

不过明天好像学堂放假……
迟瑞眨了眨眼睛。

回家,正瑞将罗勤耕往床上一推,欺身压上, 罗勤耕一脸“发生了什么”的表情看着身上的人
“阿瑞?你……”
“为夫饿了”
“?!”
看来罗勒耕第二天要起不了床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,到这里迟勤就完结了,感觉跟题目没什么关系……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取名字……
别以为我不会搞生爹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,生爹是一定要搞的!

评论(8)

热度(41)